万众瞩目两码中特

鳳陽文苑

小崗村郊區

發布時間:2019-03-25 09:14閱讀次數:
分享到:

我的老家在一個偏遠的地方,很小,小到在地圖上連個點都算不上。說出她的名字——棗巷,可能全中國沒有幾個人知道她在什么地方,但說到小崗村郊區,很多人都會會心一笑:安徽鳳陽,這個地方我知道。

老家確實很小,但在年少時我的心目當中是很大的、很大的。南臨是浩渺寬闊的花園湖,北靠滾滾東流的淮河,風景尚可,物產頗豐。人民談不上富足,但也不至于無以裹腹。一條砂石鋪就的縣鄉路,連接了四十公里外的兩個縣城。在我當時的心目中,從一個鄉到另外一個鄉就是很遠很遠的距離,縣城更是遙不可及的地方。至少在我未上高中之前,鳳陽縣城僅只是一個想象中的地方,——我從來沒有去過縣城。

后來,我上高中了,在鳳陽縣城。除了有能夠對知識追求的喜悅,我還算一個見過世面的人了。我可以一年有9個月在縣城生活,每個月可以一次乘坐那老舊的中巴車,往返于縣城到家的路上。

三年,路還是那條砂石路,坑坑洼洼,顛簸不平;車還是那輛車,冒著黑煙,喘著粗氣;人一如既往地多,像個沙丁魚罐頭,緊緊地貼著。短短的四十公里,至少需要3個小時。但我喜歡坐車,因為這路連接了我的夢想,這車承載了我的夢想,這車上的人們也伴隨著我的夢想,一起走在路上。

再后來,我到北京,上了大學。都市繁華的讓我眼花繚亂,這時候我才真正的發現,老家確實是個小地方。與都城高樓林立、車流如梭相比,老家的草屋、老中巴、那條纖細的砂石路,在時空上離我遙遠了,也渺小了,小到只是出現在我的夢里。

我畢業了,上班了,還在北京。回家少了,一年只有一次。每次回家都發現老家變了,老中巴沒了,砂石路沒了,記憶中老家的草屋越來越少了。當我坐著寬敞的大巴車,行駛在略顯寬闊的水泥路上時,我才發現,其實我并不僅僅是喜歡坐車,喜歡那老舊的中巴,喜歡那顛簸的砂石路,喜歡那些擁擠的人們,我更喜歡所有美好的事物,喜歡那些令人愉悅的旅程。

終于,我有了自己的另一半,結婚了,生子了。有了如花嬌妻和繞膝稚子,在北京有了自己的家。遙遠的地方不再是“家”了,成為了老家。我不再每年回到老家,也不再一個人回,變成了三個人。老家真的變了,變得我僅僅兩年不見,我都快不認識了。水泥路變成了寬闊的瀝青路,大巴車依然還在,只是路上更多的是轎車,村子里有了農村公路,一直通到了我家屋后。有了路燈,有了燈光籃球場,有了活動廣場……在爸爸略帶抱怨的語氣中,我還知道媽媽居然迷上了廣場舞。

路通了,人的精神也變了,每家每戶的歡樂多了,整個村子彌漫著一種喜悅的氣氛。妻子說,村子里真熱鬧,比北京還熱鬧。但也有讓人不高興的事——村子里的路堵車了,300戶的村子,200多輛車,4米5的農村公路,確實會堵車,這是幸福的煩惱啊!

妻子說,以后每年過年都回老家。

于是,我每年都回去,每年都感受著老家的變化……

前年,大哥從老家來,幾個朋友一起吃飯。朋友問大哥從哪來,大哥說,小崗村郊區。朋友感慨于大哥的幽默,卻引起了我深深的思考。老家村子離小崗村30公里,兩個村子之間,何以出現小崗村的郊區輻射?空間的距離,讓兩個村子不可能有什么聯系,時空上的差異甚至可以讓兩個村子老死不相往來。小崗村郊區不是距離上的,而是精神上的郊區。小崗村的改革精神、擔當精神、創新精神,對我們是精神上的輻射啊!

其實,叫小崗村郊區,挺好!(張斯雨)

編輯:高潔
  • 中國鳳陽微信
  • 中國鳳陽微博
  • 鳳陽新聞網手機站
  • 微鳳陽APP
返回
上一篇: 總鋪桃花賦
下一篇: 人間正道是滄桑 ——讀《天河湖畔草青青》有感
万众瞩目两码中特 传奇娱乐备用网址 求时时彩稳赚方法 pk10北京pk拾大小计划 极速时时是否正规 猜大小单双的彩票软件 姚记娱乐下载 河北时时推荐号码查询 重庆时时彩 3肖主6码三肖六码期期必 下载斗地主最新版